首页新闻版块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页新闻版块 > 专家观点

第八届全球PE北京论坛——分论坛(六)文化专场

时间:2016年12月10日(下午)

地点:香格里拉大酒店

 

平行论坛六:文化专场

 

主持人:北京市文化中心建设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姬连强

 

嘉宾:

IDG资本创始合伙人 熊晓鸽

易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蔡怀军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 刘泽辉

华映资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 季薇

光大金控瑞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 徐放

 

 

演讲实录(根据现场速记文稿整理): 

 

 

姬连强很高兴最后一个主题是文化投资与金融,这个是近些年来新兴起的主题,我们这一场就自由一点、随性一点。嘉宾先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

 

熊晓鸽:我叫熊晓鸽,是IDG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蔡怀军:我是代表芒果基金过来参与这个论坛,非常荣幸,芒果基金是我们湖南广电发起的文化基金,在2015年底设立,还是一个新兵。但是很荣幸能够跟业内大佬一起合作,依靠我们产业背景的优势,投了一些文化类的项目。我们认为文化是没有国界的,资本更没有国界,所以说文化跟资本结合在一起更不应该有国界和隔阂,是一个融合的生态。

 

刘泽辉:大家好,我是君联资本的刘泽辉。我们到今天也有16年的历史了,目前资金管理规模超过300亿,我本人是在君联资本负责文化体育基金,去年在君联内部成立,大概规模是十几个亿。将近两年的时间投资了将近20个项目,这里面覆盖了很多二次元文化的B站,包括大家比较熟悉的草莓音乐节等。

 

季薇大家好,我是季薇,跟在座的各位大机构比起来华映资本还是一个新军,但是我们在文化产业里面布局比较早,我们是一家专注在TMT领域、文娱领域的投资机构。从08年设立之后2010年就开始投文化,但是我们投的阶段比在座的几位稍微早一些,我们一般切入是在A轮左右,现在基金一共投了120多个项目,其中直接属于文娱领域的大概就有四分之一。我们是A轮主投,行业里面朝纵深发展,早期可能孵化一些我们看好的项目,自己孵化,如果方向好我们也愿意去做并购甚至是控股,很高兴和大家做这次分享。

 

徐放大家好,我是光大金控瑞华资产的徐放,光大一直是一支比较传统的PE,在传统行业这几年的确是获利有一些困难,文化行业看起来有些肉,但也是僧多肉少。我们就在想光大可以做什么,其实还是基于每个机构的背景,光大还是典型的一家金融机构,我们投的阶段是偏后期,同时我们希望把更多的金融的要素加载到文化行业。  

  

姬连强:我们刚刚开完了文代会,我在学习讲话精神,其中有一个核心词就是文化自信,我们抛砖引玉第一个话题请五位聊一聊在未来文化自信的基础上我们的资本走向会是什么样子的。

  

熊晓鸽:我们所谓的文化自信是一谈起中国文明史,咱们造过纸,咱们的历史很了不起,这一点上绝对是需要自信的,但是从文化产业来讲的话,我觉得我们很难自信。中国有很多很多的故事,美国历史很短,可是美国人会讲故事,那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咱们那么多的故事但是缺什么,可能咱们不怎么会讲故事,不知道怎么讲的让世界听得懂。

  

所以说我想做的一个事情就是,怎么把我们的故事通过电影的形式讲到很多国家去。大家知道今年万达买下了一个电影公司叫做传奇影业,张艺谋在拍传奇影业《长城》的这个片子,这个公司就是IDG在五年多以前投的,今年成功退出了。这个电影是我在历史上做投资决策时间最短的投的钱最多的一个公司,当时只有两个小时谈话时间,谈完了我决定投了。另外我们在05年的时候跟张艺谋合作创立北京观印象公司,我们做了很多片子,大家今年看到的G20的演出,这个演出就在我们的印象西湖演的,制作策划的团队就是我们的观印象公司,这个公司在今年以19亿的估值然后跟过去做高端地产三湘股份有限公司合并了改名叫做三湘股份。把目的地文化通过一个伟大的导演,把这个变成旅游文化的产品,这个模式是很有意思,也给本地创造了很多就业的机会。

  

这两个公司都是我们今年很成功的退出,就说明这个行业里面本身是可以创造很多价值的,但是怎么去做,里面有很多的讲究值得我们一起去探讨的。文化产业,国内市场特别大,但是门槛也非常高,这个高主要是对某个特定的行业里面对文化更深层次理解的门槛。

  

蔡怀军:什么程度的自信才是真正的自信?我觉得如果有自信走出去,走出我们中国就是真正的自信。这些年我们的动漫、电影、电视剧,跟好莱坞制作差太远,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很多人讲资本是业态的纽带,我个人认为是更多的支点,你只要把这个支点支起来,在资本的驱动下让做内容的团队可以更安心或者是按照最高的标准来做,而不是独立或者是过度泡沫化、急功近利,现在我们一些行业膨胀很厉害,对这个行业不是好事。

  

投资的任何一个行业不是没有机会,有很多机会,你必须要真正了解这个行业,才能够做好投资,才可以跟公司一起成长。每个公司的投资跟退出都没有那么急功近利的,如果急功近利会让这个公司的发展产生偏差,反而达不到最后我们实现文化走出去或者文化自信这个目的。芒果基金做了一个芒果创意孵化基金,只要中国有能力、有想法的人把创意发给我们,我们出钱拍出来,版权肯定是要分享的,然后通过芒果TV平台判断创意是否有价值,决定后续投资。文化自信跟资本可以形成良性的联动,资本一定要做成一个好的支点,可以帮助中国这些年轻的内容创作者。

  

刘泽辉:有人说做投资不需要做一些宏观研究,但是我觉得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做投资跟宏观政策和经济是紧密相关的,尤其在中国,政策导向是非常重要的。谈到文化自信,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做文化产业投资的,而且作为一个中国人来讲,今天我们谈文化自信,都是非常恰当的时机。一个先进的文化或者是可以延续下去的文化肯定是诞生在经济和社会高度发达的国家或者一个时代。

  

文化自信我觉得不是自负,我最早应该在2000年左右做投行,这个时候看所谓的文化产业,当时中国的文化产业只有出版公司还算是公司和企业,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中国的票房跌到最低只有七八亿人民币,背后有深刻发展的逻辑和关系,不仅仅是GDP的发展,那也是我们今天所谓的消费者更加成熟,而且我们的这些文化的从业人员能够更加的智慧,能够创造出更多大家愿意去看的视听或者是音乐的作品。那我们投的B站,大家认为B站是二次元文化是00后90后消遣文化的地方,那背后在跟我们的创始团队聊的时候,他们现在85%以上的用户都是90后00后,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文化自信,他说今天的年轻人更加爱国,更加有民族自豪感,比如说点击量最大的作品不是日本的动漫也不是日本的漫画,而是一个描写中国曲风的一个作品,点击量最高,包括我们前一段大家说的故宫,这个背后带来的是什么,是文化的自信和爱国主义情怀和民国主义。我们既看到历史的这种文化的发展,也清醒的认识到中国文化产业的现状,作为一个文化产业的投资人来讲,我们更有信心今天文化自信是未来文化的出海,而且是中国文化产业的欣欣向荣,黄金时代就在前面。

  

季薇:刘泽辉讲的非常有高度,我们华映资本做早期投资,对现在整个文化市场的一些早期创业的风吹草动的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现在的这些行业的状况。一个就是说我们投文化投的比较早,最早投文化就是聚合类的平台,就是演绎的聚合和全产业链的平台。我们就发觉今年以来文化肯定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一个风口,最典型就是去年下半年开始直播,从去年不到100亿整个市场规模,今年肯定200亿,估计明年是三四百亿的市场规模,从细分的领域可以看到整个文化产业规模迅速的增长。

  

现在有一个趋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文化创业领域很多人都是从专业机构出来的,那自媒体的机构化、专业化内容的PGC化也是文化里面非常典型现在的一个方向,我们刚刚聊到直播,直播从素人直播未来分化成很多垂直细分领域垂直的直播平台。我们去年投的一家公司,是团队做内容非常强的一个团队,他就是通过讲好的故事呈现好的内容让一些对某一个领域的生活消费有共同追求的人去众筹做一些共同的小小的事业,可能是某一个餐饮可能是一个民宿甚至是大米这样的一个产品。

  

他的特点就是把内容做的非常好,那为什么内容值钱,我觉得还是跟整个行业的发展有关系,就是以前内容很难赚到钱,因为以前有盗版,或者是以前互联网的流量的红利还是很高,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你要获取一个新用户,你获取了新用户你要留存这个客户,你再通过传统互联网的做法花的成本会很高,但是你通过做好的内容你去获取跟留存用户可能你这个性价比就会高很多。我还是坚信未来我们做内容这一块内容还是会越来越好。而且做内容的人赚到了钱才可以做更好的内容,如果内容是盗版不赚钱我们好的内容从何而来。

  

另外一个我观察到的就是文化现在不能局限在文化当中,刚刚大家谈到电影视频游戏其实都是文化原生的内容,但是现在我觉得文化越来越多的是跟消费跟金融跟其他的领域再结合起来,它的变现是通过其他的方式实现的,通过你在穿衣打扮方面有意见领袖,通过这样内容的输出你怎么卖给更多的代表一类人品位的这样一个东西,电商肯定是这样的,我讲的众筹也是的,他变现的方式是通过金融来变现的,所以说行业跟行业之间的壁垒在打破,所以说这样给文化和内容的生产者更广阔的创业,以及给我们更多的投资和看这个行业的空间,我还是相信文化在未来很多年时间内一定是会有很大的一个机会让我们去看到他的很多有亮眼地方的东西。

  

徐放:文化自信这个话题很有趣,为什么今天提出文化自信,就是因为中国落后100年了,文化没有市场100年了,为什么今天没有人说中国缺不缺IT自信,中国缺不缺能源自信,因为中国永远不会缺这些自信。在我们倒推看十年之前,中国很欠缺IT自信的,中国也很欠缺能源自信的,因为这是一个整个的产业链发展的必经的过程,中国的IT行业都是从模仿到创新到获得客户到实现发展再到一个向全球扩张的这么一个过程,文化行业不可能没有自信,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所以我们是做投资的,我们是在这个前提下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同时获得我们应该有的回报的这么一个行业。我们可以看见中国孕育出了很多全球巨无霸的企业,我们有全球最大的社交软件微信,在我们历史上我们也投了全球最大的新能源企业,我们也看见了有很多品类,只要在中国做到第一你就是世界第一了,其实我们作为光大而言我们本质上是一个金融企业,要自信首先要谦虚,要首先看别人起步的比你早,他们是怎么发展的,这种模式有没有可能适合中国,只有做到这个才有可能选择到比较正确的道路,然后能够在这个产业上取得成功,成功了就一定自信。

  

坦率说中国现在很多文化人不是不自信,是太自信了,一部电影的票房卖到了8个亿,他的估值就可以喊出60个亿,这个其实我认为还是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轨迹的一种不明晰而导致的阶段性膨胀,所以说我们其实在我们光大而言我们来看,我们很难选择内容,因为我们这些人不可能选择到好的内容,真正的文化他一定是要符合整个的时代发展的趋势,简而言之文化行业伺候不是在座的各位,是伺候在座的晚辈,把我们的晚辈伺候好了这个行业就成功了。所以说我们光大其实也没有这个基因说我可以选择好的IP或者是我们创造好的IP,但是我们其实再去看好莱坞,为什么奥斯卡现在整个的影响力这么大,第一个是因为公正性,第二个毕竟好莱坞是最大的票房,他可以创造这个行业最大的价值,所以说大家会以这个为风向标。

 

姬连强:谢谢五位。

 

熊晓鸽:我们大家都觉得中国文化很牛很了不起,对于文化产业来讲我们目前还没有办法自信,但不自信就是说明有很多的机会让咱们去干。那我们想下一步的资本流向什么样的公司,你拍小时代会不会拿到融资,我们今天想探讨的是这个,我觉得也挺好,那下面我们时间也不多了,那我们就自由提问。

 

现场提问:非常感谢提供这样交流的机会,今天听熊晓鸽老师讲到好莱坞电影,然后我本人也是内容产品的一个制作者,那我想问怎么去保护知识产权,我怎么去维护这样的一个权益。还有我们将来发展的愿景也是想听您描绘一下。

 

熊晓鸽:当然现在中国人对这个IP,对这个知识产权的意识加强了,但是有没有这方面的立法呢?我觉得没有。还有中国真正懂得娱乐方面的律师也没有,应该说没有人教这个东西,那我刚才在清华那里讲,我发现在中国要是跟政府或者是一些机构要去谈IP知识产权的东西,特别的费劲,所以说用来用去还是用PE,最后赚钱多少倍。那这种PE的算法是什么东西,是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行业的一个估值的东西,其实用来做这个估值是完全不合理的,因为文化的一个产业的东西你是经常无中生有的。所以说这个东西只有一个相对的市场上的做法,可是在中国还没有这样的一些人来做,就像演员片酬怎么那么高,比好莱坞的高,可是好莱坞对演员的估值会以他过去拍的一些什么样的电影有多少钱有一个比较合理的价位,现在在中国前段时间要限制这个线,拿的太离谱了。

    

这种东西我不是说他值钱还是不值钱,但是整个估值的系统应该使得他们促进这个行业可以健康的发展,因为你某一个人当然是很了不起,但是你这个行业里面的人他就没有办法挣钱了,那这个行业就起不来。所以说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咱们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这条路真的很遥远。另外一点在文化产业中间要去发展,无论是投资者也好还是导演编剧等等也好,我觉得在中国的今天缺一个精神,叫做工匠精神,我觉得这种工匠精神尤其是在现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是特别特别需要的。

 

季薇:刚才说到版权保护我们投资过一家叫观冠勇科技的国内版权保护比较好的公司,他可以帮你索赔收费,这个也是我看好文化产业的地方,他的产业完整了。

 

现场提问:我的问题是文化和相关产业的融合问题,特别是最近在我这看来比较多见的文化旅游地产项目,包括很多大的国企都做这样的项目,那对于文化旅游地产的结合项目,我不知道各位大佬对下一阶段的走向是什么样的看法和预测?

 

刘泽辉:我来回答一下,过去我们谈文化的时候是一个比较狭义的概念,那可能就是说过去是技术化,那其实我们今天所谈论的可能是一个文化娱乐的产业,那同时延伸出来衍生品或者是今天做一些主题公园等等,我们今天看到产业的边界越来越有限无界,那就是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就是说我们刚才一直在谈论网红经济直播。那今天曾经有过统计说今天的90后第一个不愿意工作,第二个最想的工作就是想成为网红,我们也不能庸俗化,网红里面有KTV模式的直播,那同时我们也看到今天有像罗胖子的知识网红,包括很多电商网红等等。这里面我们是有很多丰富多彩的展现形式,我觉得今天的文化产业真的是黄金时代,当然需要我们的创业者更多元化,使我们自己和很多产业要融合起来才可以实现变现,才可以赚更多的钱,才可以获得我们投资。

 

现场提问:您好,我想问一下熊晓鸽老师和君联资本的老师,关于资本尤其是VC,由于文化娱乐这个方向本身就是对资本回报倍数并不是特别高的并且是一个相对分散的市场,那我和一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发展的非常好的某家机构的合伙人聊过,他们说他们对文化娱乐这个领域没有布局,目前和未来的关注方向是基于交易或者是基于下一代人工智能或者是数据这样的方向。但是文化本身是慢活,而在中国大家更喜欢套路,更专注于扩张或者是快速疯狂的增长。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彩和坊路11号华一控股大厦13层 邮编:100080
电话:86-10-88087229 传真:86-10-88086229 邮件:cape@chinacape.org
Copyright © 2011 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京ICP 备11049292号-2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shangpi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