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版块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页新闻版块 > 专家观点

第八届全球PE北京论坛——分论坛(三)FoF专场

时间:2016年12月10日(下午)

地点:香格里拉大酒店

 

主持人:亦庄产投、屹唐资本总经理 唐雪峰

 

嘉宾:

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CEO 殷哲

前海母基金主管合伙人 李思平

中关村并购发展促进会监事长、北京北咨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孟兆辉

盛世投资总裁、创始合伙人 张洋

小村资本合伙人 郑赞表

尚高资本中国基金副主席 路跃兵
 

演讲实录(根据现场速记文稿整理):

 

 

唐雪峰: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今天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来与大家进行沟通,感谢协会创造这样难得的场合,让我们就母基金的话题进行交流。北京今天也是难得的阳光明媚,也感谢大家能跟我们欢聚在这个地方。我是本场分论坛的主持人,我叫做唐雪峰,本来主持人应该是亦庄国投总经理王晓波,但是由于政府临时有紧急会议,所以由我代替他做主持人。通过这件事也可以反映出国内母基金的行业的特殊点,也就是政府引导基金,就是我们一切的目标都以政府的诉求为主。我们这个圆桌论坛的嘉宾组合涵盖了母基金行业各个特点,既有历史悠久的老司机,也有异军突起的新秀;既有市场化的母基金,也有政府引导基金;既有人民币的母基金,也有美元的母基金。下面我想正式开始圆桌的讨论和分享,第一个环节请在座的各位大咖用简单的语言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所共职的单位。

    

殷哲:谢谢唐总,我是歌斐资产的殷哲,歌斐资产是一家多元化的母基金资产管理公司,PE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业务领域,在公司整个资产管理板块当中大概占到50%的比例,在市场上也投了很多的GP,大家也都知道。总体上来说,我觉得这个行业还是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从母基金的角度来说,是能够更好的去推动这个行业,带来更有效的发展,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够成为市场上最专业的投资人之一,来引领和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谢谢。

    

李思平:我是前海母基金的李思平,我们公司是这个行业的新兵,前海母基金在去年的12月份正式注册,我们的注册时候总规模应该是国内单支规模最大的商业化的FoF。前海母基金设立的初衷是为了推动国内经济建设,它的投资人里面既有政府引导基金也有险资,既有一些大型的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也有一些高净值个人。我们的投资策略主要为“两个结合”:一个是投基金与投项目相结合,我主要投子基金,但我也希望能够跟投子基金的项目;第二个结合是投股权与投债券相结合,希望能够实现流动性和收益性的均衡。我们认为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还会持续的繁荣下去,我也希望跟在座的各位未来有合作的机会,谢谢。

    

孟兆辉:大家下午好我是北咨投资基金的孟兆辉,我们参股的基金差不多有30支,总的规模将近500亿。我们的投资方向有两个:第一个是新兴产业,或者是创新创业相关的一些产业基金;第二个,从去年开始我们也是在探讨投一些跟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一些基金,总体就是政府的引导基金,更多的还是体现政府的引导性,实现转变政府投资的一个方式的意图。

    

张洋:大家下午好,我是盛世投资的张洋,盛世投资是一个典型的不老实的跨界者,明明是民营企业非要去跨界政府引导基金,我们已经为十几个地方政府服务,同时我们也有市场化的基金,所以应该是在市场和政府引导基金方面都有一些自己独特的体会,希望能够跟大家交流。

    

郑赞表: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小村资本的郑赞表,小村资本是一家专注于股权类资产,致力于连接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机构,我们一方面是投资战略型的定增、合作的产业并购基金和上市公司,与传统的一些产业龙头建立深入的合作;另一块是通过母基金、孵化器,跟新兴经济领域建立一个深度的连接。母基金是我们下面的一个致力于连接新兴经济的核心业务,相对来说定位会比较细分一点,我们母基金主要出资人定位在产业资本,然后在投资端会定位在创投基金也就是通常意义上投早期的那些,因为想最大程度的覆盖到中国新兴经济领域和最新的创新趋势。我们希望未来在母基金这块致力于为中国的产业融合、新旧产业的连接做更多的事情,谢谢。

    

路跃兵:大家好,我叫路跃兵,我来自尚高资本。尚高资本是纽约专业的PE母基金,目前管理的规模在150亿美元左右,进入中国时间也比较长,从05年到现在也10年多的时间了。基本上中国主要的PE基金和VC的基金,我们都做了投资。在中国的基金加起来将近有60支,未来也会继续的在中国找好的GP投资于他们的基金。接下来假如有时间的话,我也介绍一些我们新的策略,利用全球的网络和驱动来为中国的资本服务,谢谢。

    

唐雪峰:刚才各位嘉宾都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我想如果在座的各位都是在创投这个行业里从业的话,上述的几位嘉宾哪怕不做自我介绍,相信大家都是对他们如雷贯耳。

    

下面开始我们今天讨论的第一个话题,从去年开始很多人喜欢管这段时期叫做“中国母基金的元年”,国内突然一夜之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母基金,有一些是政府背景,有一些市场背景,有一些产业背景,甚至有一些是家族背景的。那么在这个行业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观点,技术的方向,投资的策略,我想今天借这个机会请台上的各位嘉宾就“在过去的一年里,各自的机构都做了哪些事情?在这母基金的元年里,我们有哪些创新、取得了哪些成就、产生了哪些思考”的话题来跟大家分享一下,首先还是从殷哲总开始。

    

殷哲:这个话题感觉还是蛮大,2016年从大的方面来说好像母基金受到了重视,GP和被投企业哪个更重要,或者说更多的心思应放在谁的身上?大部分优秀的基金考虑半天还是觉得被投的企业是最主要服务的企业,GP除了出钱的话还能够做什么呢?2016年市场的舆论,包括政策导向都在说母基金应该是有更多的发展,好像倍受重视,但回过头来说,中国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整个的市场还是处于早期,2016年市场看上去很热闹,但我还是有点担心,担心市场上太热闹的话对长期的发展是不利的。另外整个市场因为处于发展初期,还有很多需要去做的事情,还需要在专业上沉下心来做研究,需要在投资上沉下心做一些思考。长期来说,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还是处于长期发展过程的早期,我觉得风险还是很大。一方面要看到这个行业的发展趋势,另一方面也要清醒的看到投资将逐渐进入深水区。在2016年,我们的团队更多的花了功夫在专业,谢谢。

    

李思平:关于母基金,在2015年底我们团队就做出一个研判:中国母基金的春天即将到来。一方面,进入2015年开始政府引导基金供给量增加了很多;另一方面,各地方看到了股权投资,特别是创业投资对于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引导基金量开始比较大,重要的方向也会投商业化的FoF。

    

我们看到这几年来,募集资金主要的对象发生了转变:一个是高净值个人对行业很了解,GP需要对高净值个人进行一系列的教育,才能让他了解这个行业,明白这个行业;第二个是个人出资人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它的资金不会闲置,可能出了第一期、第二期资金之后就不一定能继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结合发达国家私募股权市场的判断,认为机构投资人是未来重要的发展趋势。我们看到美国的私募股权市场,FoF在里面的资金供给量大约是在一半左右,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但中国FoF的资金供给量的比例还是非常低。前海母基金是在2016年设立的,因为我们是这个行业的新兵,虽然人比较老,虽然我们后面的合伙人都是行业的大佬,但在母基金这个行业还是个新兵,所以在2016年做了很多调研,包括跟各个GP的交流,通过一种比较,包括策略的比较、包括团队的比较、包括过往业绩的比较从而筛选最优质的GP投资。从行业上来说,FoF并没有限定在某一个领域,GP一般都会专注于某一两个领域,但我们还是希望关注全领域,特别是战略新兴产业领域投资的GP我们都会看。

 

孟兆辉:谈不上什么经验,说一点自己的思考,我和亦庄算是做政府引导基金的,回顾今年的一些变化,一个关键词就是转型。引导基金从国家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发展到目前的阶段,最开始是国家发改委那边对引导基金有一个指导意见,当时建议设在事业单位,再慢慢的引导基金发展的过程当中,也就是在不断的探索和思考这样的方式是否更合适。所以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财政部发了一个文件,建议引导基金由相对市场化的团队去做,在这种稳健的基础上,我观察到很多地方的引导基金都在做市场化的转型。市场化的转型有两个方向的改变,一是引导基金的管理机构更加的科学和规范。以前的引导基金更多是委托政府下面相应的的事业单位去管理,今年慢慢通过市场化的方式,通过招标的形式去选择专业的机构去管理,把引导基金的管理机构通过一个正式的委托形式,进行更规范、更科学的管理。二是从引导基金变成母基金。从大家交流的过程当中可以看出,引导基金和母基金的边界不是特别清楚,有时候就会混在一块。从我个人的角度,我觉得引导基金是由政府一家出资,委托一个机构去进行投资和投后的管理;对于母基金来说,政府只是作为其中的一个出资人,还需要委托的机构去募集其他的社会基金,也就是母基金的出资人更加多元化。

 

在这个背景下,今年说是母基金的元年,我觉得更多的可以说是引导基金的一个市场化的元年。所以今年大家都在探索交流中,各有各的思考,今年的关键词还是之前说的引导基金的市场化,或者叫做转型,谢谢大家。

 

张洋:如果非要对我们今年我们公司的工作做一个总结,我想我们在逐步的加强。盛世投资已经做过20多支母基金,今年核心工作有这么几点,第一点是练内功,因为人员在扩张、地域也在扩张,管理的半径和内容不断的增大和丰富,我们要加强自我的管理能力,包括我们内部不断的优化、数据库系统不断的优化、人员培训的加强,以及我们各种工具手段不断的附着和加强。2016年我们关起门来练内功,当然这个内功要一直练下去,虽然我们可能和理想状况,或者和顶级的资产管理公司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想我们会逐渐的做好准备。而现在正好是一个风口,无论是传统的金融机构资金的积压,以及政府引导基金的掀起,都给我们提供了机会,如果我们不练好内功的话是没有办法承接好。

    

第二点深挖产业,任何做创业投资的投资机构如果没有自己的产业能力,或者行业属性的话是很难想象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内部也建立了不同工具和单个行业的平台,我们逐步开始在产业内部进行深挖,了解产业的动向,熟悉行业的情况,建立单独的行业和产业投资顾问,目前已经在集成电路行业、医疗健康和文化教育这些板块,建立了单独的团队和平台,已经逐步在市场上有一席之地。

    

第三点不断的加强创新,尤其是市场化的创新。虽然大家都在说市场化,但市场化的定义标准有很多,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位,对于市场化边界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我们在不断的市场调试的过程中,把自身对于市场化的理念加入到管理过程中,运用了很多新的工具和手段,使我们市场中激励制度市场化、退出制度市场化,这些判断的标准最终走向管理公司股权的市场化,然后把这些市场化逐渐在我们实践中表达出来。这是我们今年发展的三个最重要的方面,就是练内功、强产业、市场化。

    

郑赞表:刚才有大咖谈到今年是母基金的元年,刚好大会的主题是转型升级。我觉得转型升级分好几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国家级的,比如说通过国家的创业引导基金,或者说张总他们参与管理的集成电路产业基金,都是站在国家整个战略侧面的转型升级,是具有母基金系统化的工具。第二个是区域层面的,各地方在现有的基础设施完善的情况下如何导入内容。第三个层面是企业微观层次的转型升级,比如说原来GDP高速增长,或者整个宏观经济在高速增长的期间的产业,现在在经济下降的周期里面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在过去的一两年内,小村母基金主要是致力于探索如何服务于相对微观的产业资本、或者产业集团的转型升级。

    

在2016年,我们更多的是对原有思考模型的验证和复盘,或优化,观察下来,做的还是挺成功的,确实在2016年通过母基金网络覆盖到了几个投资风口,包括像直播、单车。

 

另外跟2016年整个投资环境也有关系,我们做了很多行业方面的探索,因为母基金表面上看好像给钱是很容易的事情,但实际上是专业很强的工作,比如说在对GP信息的挖掘和梳理层面、信息的分析层面,都是基础性的工作,最关键的还是作为母基金的GP要对行业宏观大趋势、商业模式或者技术变迁要实时的跟踪和研究,所以2016年我们做了前瞻性的思索积累,希望在2017年能够覆盖到更多风口类的一些项目,谢谢。

 

路跃兵:记得几年前我说过一句话,FoF母基金在中国应该是最有空间和潜力的一个金融产品,当时我觉得中国的财富的集中和单个财富的集中地是不太一样的。国际上发达国家经济体里面财富基本上集中在个人,但在中国财富大部分集中在政府和国家。所以这样一种不同的财富在不同地方的积聚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财富如何去保值增值?国家作为财富的积聚者,去管理这些财富是非常合适的。

    

因为FoF是什么样的东西呢?FoF对GP来说是其中的一个LP,那除了这个LP还有谁呢?还有养老金、大学捐赠基金、家庭办公室等等。FoF应该体现在三个层面,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专业的市场化的LP,第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它对于我们是GP,我们再对下是LP,所以这个角色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有压力的,首先拿别人的钱、投给下面的基金、最后要退出,这里面有相当大的双向的压力。假如说一个机构有这种压力,通常还是能够提高效率,去感应质量,然后有一个比较好的回报,这是竞争和压力。第二个FoF能专业的管理和配置一个团队。因此它要有很强的专业性。第三个FoF是一个非常独立的团队,因此它的效率和质量都非常重要,所以它的奖励机制也是需要非常到位的。

    

尚高资本从美国90年代初开始到现在做了20多年,在中国投了十几年。作为一个全球的专业的FoF的机构,其实在2016年我们有几个思考或者做的事情。第一个就是募资问题,2016年对于在新兴市场上投资的基金来讲,国际上募资的环境并不理想,但我们仍然做出了比较好的成绩,还是令人满意的。第二个是投资,因为国内经济经过了前十年的发展历程,再加上经济从高增长转向了中、低增长的新常态,所以我们认为那种投10%,GDP增长的模式已经过去,未来需要找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做精准的投资,因此要求投资更加精细化和细致化。第三是投后管理,FoF作为GP时需要有增值服务的能力。第四个是退出,新兴市场给大家一种感觉,IRR很好但是DPI不行,所以如何让投资者增钱,这是最重要的,谢谢。

    

唐雪峰:各位嘉宾都分享了各自精彩的2016,如果总结下来,刚才几位嘉宾的发言换成两个关键词,就是思考和改变,在改变的环境中思考未来发展的战略,在思考中去如何应对改变的环境。

    

那么针对亦庄国投来讲也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这种改变,我们是2010年开始第一次做母基金,那时候别人问我们你是做什么的?我们说母基金,别人很奇怪的说亦庄还搞养殖业吗?但是到了今年开始,在有人问你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做母基金的,忽然就会发现很多人很愿意跟你交朋友,这是真正体会到的一个巨大的转变。说到转变,我觉得市场中还有很多角度和细节,可以去深入的探讨。比如说从资金角度的一些改变,那么我想在开始我们第二个话题之前,再加两个点对点的话题,路跃兵路总,他既有美元的母基金也有人民币的母基金,管理着双重的母基金,而在过去的时间里,中国市场上的资金也从美元到人民币然后又到美元发生着变化,因此在这个过程中想请问路总,在您的管理过程中如何体会在中国市场中对于货币本身,美元人民币之间交替的过程中发生的一些事情,您怎么看待这些事?

    

路跃兵:稍微更正一下,尚高并没有人民币和美元平行,之所以大家会觉得我也在做人民币基金,是因为我在中国建银投资责任有限公司管理了一个比较大的人民币基金,当时那只基金主要做两块投资,一是做人民币投资的基金,第二做人民币的直投,所以在那段时间我做了几个比较大的PE基金人民币的LP,而尚高主要是美元基金。人民币和美元相比起来,从投资的便利性来讲,人民币投起来比较顺手,因为美元会有一些不同的,比如说投资领域、投资的流程等方面的规定;第二美元也有优势的地方,美元的LP因为时间比较久,因此比较规范;第三美元比较有耐心,而这个耐心主要来自于几十年的资产配置策略,美元在资产配置时会专注于所投领域十年左右的时间,所以是一个成熟的机构经营管理者。美元人民币这个话题产生的另外一点,就是我们在投给同一个GP的时候,通常这个GP会有不同的基金,比如说有美元基金、有人民币基金,在每年的大会也叫基金的顾问委员会,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分配精力或者分配项目到不同的人民币或者是美元上。

    

唐雪峰:路总分享了美元在投资中的特点。第二个话题我想请张洋总分享一下在您管理政府引导母基金的阶段时,不同省市的引导基金,他们的观点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们的诉求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张洋:谢谢主持人。我们现在为14个地方政府效力,不同层级的地方政府委托我们来管理他们的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只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引导基金是不同的。他们对于产业、地域、阶段管理的模式、汇报信息以及监管的方式都不一样,所以我们盛世投资的一个心得就是所有的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都要跟当地的产业模式、当地的财政资金的使用模式、甚至跟着当地主要的监管部门的诉求相结合,才能够磨合出一个相对比较好的、适合当地发展的基金模式。因为中国特别大,用一个监管规范或者一招鲜的模式想把中国整个吃透是很难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认识水平的差别是非常大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唯有做出客户定制化的服务,才有可能服务这样广泛的市场。我们的心得第一就是定制化,第二个就是贴身化。  

    

唐雪峰:除了刚才两个点对点的问题,接下来可以进入下一轮的讨论。上一轮问题叫做我的2016,下一轮话题叫做我的2017,在改变的大潮下,2017年我们每家机构都有哪些新的策略?如何去面对2017年市场的变化?在2017年在选择合作的GP、选择标地资产的过程中,会有哪些不一样的标准、或者新的一些策略?请在座的各位嘉宾逐一的分享。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彩和坊路11号华一控股大厦13层 邮编:100080
电话:86-10-88087229 传真:86-10-88086229 邮件:cape@chinacape.org
Copyright © 2011 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京ICP 备11049292号-2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shangpi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