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版块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页新闻版块 > 专家观点

全球新兴市场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主席罗伯特•范•茨威顿:未来三分之二机会在新兴市场

2016年12月10日,第八届全球PE北京论坛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举办。本届论坛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合主办。会议期间全球新兴市场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主席兼CEO罗伯特·范·茨威顿先生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根据对机构投资者调查,大家一致认为,相对于其他市场,中国作为新兴市场的代表非常吸引人,从全球机构投资者来看,他们都比较青睐中国市场。未来三分之二机会将在新兴市场。

 

以下是演讲全文(根据现场速记文稿整理):

 

大家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在全球PE北京论坛上与中国的投资者进行分享。我们是专注于新兴市场私募投资的全球行业协会,是独立的非盈利组织,在全球会员超过了300家,包括了基金经理、行业顾问及机构投资者,这些会员在全球100多个国家都有业务,管理的资产超过了一万亿美元,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数字,我们对所有的会员提供数据等方面的服务,通过向会员提供这些服务,帮助他们更好地获取信息,并且提供经验分享和法律指引。这是我们的核心业务。那么新兴市场私募投资趋势如何?中国市场趋势又如何,我想从国际投资人的角度来做一些解读。

 

2016年第一到第三季度,融资额下跌了,其实从2014年到2015年就下降了,不过同比的下降幅度较大,这使新兴市场面临更大的问题,同时包括像货币贬值等问题,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都出现了央行要致力于对抗货币贬值的一系列问题。尽管目前的经济有所放缓,但是,从长期来看的话,新兴市场的私募行业在过去十年得到比较充分的发展。私募是非常新兴的行业,发展的历史不超过50年,迄今为止有着非常可观的成绩。随着新兴市场的发展,投资者有了更多的选择,2012年以来,新兴市场的增长型产品很多,现在更是出现了服务公共基础设施的一些产品,所以说,尽管有所下跌,但我们投资者现在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

 

从长期来看,新兴市场在未来将会继续有持续高速地增长。目前,印度的GDP增长达到8%左右,中国在6.5%左右,整个新兴市场区域的国家基本上年增长率平均都在4%左右,而欧元区和美国基本上都是在2%以下,发达经济体在未来几年当中的GDP增长率会低于2%,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经济预计达到了3%到4%左右,新兴市场尤其是新兴市场城市的经济已经占全球经济很大的份额,这一现状其实并没有获得大家足够的关注。2015年新兴市场在全球GDP占有率达到了60%左右,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都是新兴市场的人口,那这些新兴的城市在这个高增长当中贡献了非常大的份额。长远来看,新兴市场国家的城镇化会带来经济的进一步增长。

 

我们必须看到,如果忽略新兴市场而专注于在发达市场投资将会错失非常好的机会,因为这将是错失全球三分之二人口市场的机会。我们看到新兴市场私募投资的募资额和投资额在全球占到的比重还是很小的,募资额在10%左右,在2016年达到8%,而投资额在6%,三分之二的人口市场实际上只带来了私募融资额和投资额的8%,这是我们目前面临亟需解决的一个问题。我们从不同的视角看一下这个问题,同发达市场相比,新兴市场是开发不足的,各国PE投资占GDP比重的情况是,英国美国很高,以色列排第三,而中国是有一个很大的市场,PE的穿透力还是可以的。但是事实上未来还有很多增长的潜力和空间,这是中国目前的情况。

 

再看看消费,2010年的时候新兴市场的消费大概在26万亿,2015年新兴市场的消费大概是34万亿左右,超过了全球40万亿消费的一半,全球500强从地域分布来看的话,这些公司的分布情况已经开始从发达市场转移到了新兴市场和新兴经济体了,这是一个全球经济重心向新兴市场转移的趋势。除此以外,很多新兴市场公司的成功是有这个机遇可循的,发达市场可能有技术人才方面的优势,他们与资本的连接更便捷,除了获得融资的便利之外还有很多优势,这也是投资基金经理能够创造更多附加值的领域。有很多的LP也看到这一点,很多新兴市场PE回报率是由投资运营的提高来达到的。当然目前很多的货币和政治的风险让LP对新兴市场有一些担忧,这可能在未来的两年当中会影响LP在新兴市场的投资。我们对100个机构投资者做了调查,尽管他们认为未来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是他们的投资意愿没有遭到太大的影响,但是,随着政治和货币风险可能会进一步的上升,这种影响就会加大。投资机构除了关注政治风险和货币风险外,他们也会关注环境问题,包括了税收监管等,还有,美国的大选结果已经改变了很多人的观念,对于PE来说,首先LP他们开始认识到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之后所有的这些政治风险和货币风险都是不可预期的。

 

就目前来看,以前说投资新兴市场比发达市场更有风险,这个说法不成立了,这种风险随处都有,而且不可预计,这就要求我们在风控和投资方面有更精准的眼光,我们看到现在投资者在新兴市场开始做更多的资产配置以来对冲可能在发达市场的这些风险。现在大家都很关注下一次美联储生息的预期,但是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那么新鲜了,美联储非常想要急切地让利率回归正常化,有很多经济动力和政治意愿来做这件事情。那所以说我们预计2017年可能会有升息,就是说我们开始把对货币政策的依赖程度开始调整到了对财政政策的关注,会期待一个更好的就业率或者是更多的税务减免,期待有更多的财政政策或者是财政工具得到使用,这对于行业来讲是有很大的影响。

 

再看美元,美元不管是对日元,还是对人民币,还是其他所有货币,美元都在升值,对于中国政府来讲,这是很大的问题,尤其是对于外汇局和中国央行,资本外流和资本管制之间的矛盾可能更为尖锐了,而最后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可能也由此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还有中国的利率体系可能也会遭到挑战。对于中国政府来讲,有很多要解决的问题,从国际上来讲中国政府在一方面想要通过市场来促进经济的发展,而另外一方面他们又希望能够避免不利的因素而加强对市场的控制,这当然很难平衡,真是需要非常精准或者是精妙的政策设计才可以达到这一点。

 

国际LP还是对一些行业有着特别的兴趣,2015年对保健方面有很高的期望,这个在过去三年当中一直都是如此,包括像消费品、服务业也是这样,私募投资会更多地集中在服务行业。现在私募资金有了更好进入市场的渠道,尤其是投资高新产业,高新领域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介入点。

 

对中国经济放缓的说法我总有一些不以为然,因为我不认为这是事实,1995年中国的GDP还不到一万亿美元规模,而2015年是11万亿。尽管大家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率6%~6.5%已经放缓了,但是中国每一年的增长率都达到了1995年时中国的经济总量,这是非常惊人的。中国未来出现经济放缓,但是他增长的持续性是不会减少的。目前中国工业分布在出现变化,制造业正在萎缩,但是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在不断上升,这是经济自我调整的过程,在历史上很多国家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也代表了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分布出现了变化。

 

有很多数据显示,中国的融资做得还不错,从2016年第一到第三季度前三季度PE的融资额都在增加,但是投资方面表现得并不是那么好,2016年前三季度和2015年相比下跌了一半,原因有可能是取决于竞争的不断加剧以及人民币贬值。但是,风险资本的弹性和韧性还是很强的,风险投资案例自2008年以来出现了上升,稳步地上升,但是在2016年当中稍微有一些放缓。关于在PE市场投资前高估值有可能是取决于战略投资者的出现,同时也因为是竞争的不断加剧以及资本管制的收紧,第一到三季度当中一些大的交易都是由非GP主导的。GP依然是一个核心力量,但是,总体完成的交易的数量是减少了的。

 

所以,数据显示,中国私募投资的发展已经超过了其他的市场,也许大家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中国是比较有吸引力的,尤其是以国际LP的眼光来看是比较有吸引力的,根据对机构投资者调查,大家都一致认为,相对于其他的市场,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市场的代表是非常吸引人的,从全球的机构投资者来看,他们比较青睐中国市场。巴西以前曾经是非常受青睐的,但是现在中国取代了巴西的地位。虽然说国际LP把各个不同市场的回报做了一个对比,尽管整体来说有所下降,但是在中国目前PE的回报还是非常可观的,大概是16%左右。

 

2016年整个新兴市场PE资本的规模不断壮大,虽然和发达国家市场相比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但是新兴市场会进一步成为一个非常强劲增长的市场,能够更好地与国际进行接轨,同时PE也是进入中国市场比较好的方式,尤其是以消费相关的PE基金表现得非常的活跃,当然,同时在估值方面面临着各个国家之间的竞争压力,包括来自像欧盟、美国的基金的压力。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比如人民币汇率兑换,可能会影响一部分国际PE进入中国,尽管这样,中国还是非常受青睐的市场。